2-0!胜利献给马拉多纳! 那不勒斯全队穿10号致敬

网易体育11月27日报道,北京时间今天4点,那不勒斯在欧联杯小组赛第4轮中主场对阵里耶卡。这场比赛的焦点人物,当然是去世不久的马拉多纳。在比赛开始前,大屏幕上播放着马拉多纳昔日图像,那不勒斯全队则集体身披老马10号球衣向其致敬。

面对此前3战全败的里耶卡,那不勒斯兵不血刃的拿到了胜利。41分钟齐林斯基禁区左侧连续突破后送出横传,波利塔诺空门前铲射破门。

75分钟因西涅送出神级长传,他在中场送出一记跨越50米的长传球,皮球恰好找到了前插的洛萨诺,墨西哥人面对门将轻松推射破门。

在2-0获胜之后,那不勒斯积9分小组领跑,阿尔克马尔和皇家社会都拿到了7分。进球功臣波利塔诺赛后表态要为老马夺冠:“这是非常悲伤的一天,我们很难集中注意力。在发生了这一切之后,要专注于比赛太难了。我们都希望能在本赛季赢得一座奖杯,然后把它献给马拉多纳。”

灵魂人物默滕斯也在赛后谈到了马拉多纳:“马拉多纳是这座城市的象征,今天我们也为了他而竭尽全力。我认识他,我还向他道了歉,因为我的名字无法跟他相提并论(译者注:默滕斯超越老马成为那不勒斯历史最佳射手)。没任何人能和他相提并论,他的去世让我非常难过。”

在阿根廷,马拉多纳的灵柩被阿根廷国旗、阿根廷球衣和博卡球衣覆盖着。但在社交网络上,却传出了一张老马去世后的遗体照。拍摄这张照片的,是葬礼工作人员迭戈-莫利纳。

在这张照片中,老马仰面朝天躺在棺材中。迭戈-莫利纳右手放在老马额头上,左手对着镜头做了个竖大拇指的动作。迭戈-莫利纳将这张照片传到了社交网络上,这张合影很快引发了爆炸级别的效果。

无论迭戈-莫利纳出于何种目的,他的这一做法显然都对老马缺乏应有的尊重。老马的律师好友莫拉已经怒了:“为了我的朋友,在迭戈-莫利纳付出代价之前,我永远不会停手!”

在此事发酵之后,工作方立刻解雇了迭戈-莫利纳,迭戈-莫利纳也向马拉多纳家人进行了私人道歉。工作方还在对此事进行调查,还有三名工作人员很可能会因此丢饭碗。

我只想推荐你一首歌,一首属于或不属于马拉多纳的歌曲:A Special Kind of Hero (中文译作《别样的英雄》)。此时此刻,我比以往任何时刻都确信,这首1986年世界杯主题曲,正是一代球王迭戈-马拉多纳之于我们所有人的意义。

即便在此之前你对他的生平履历一无所知,仅通过这两天对他成长经历粗略的阅读,你也会觉得他似曾相识。失败者各有各的不幸,但英雄故事总能找到共通点。这似乎也解释了为何马拉多纳的故事让人眼熟。

美国神话学家约瑟夫-坎贝尔在研究了全球大量神话与宗教故事后,发现了一个有趣的规律:这些故事在本质上趋于相似。并赋其学名单一神线年出版的著作《千面英雄》中,他总结道:这些故事都创造了一个看上去极为普通的男孩,他们最初都来自背景朴素的家庭。但在使命或命运的感召下,这些年轻的英雄们离开了自己身处的那个单调平和的小世界,前往一个“超自然地区”。先是获取强大的力量,随后在获取力量的路途中遇到了许多贵人,并取得成功。最后,他会施恩惠于家乡,帮助并激励更多人。

生活中,这些千篇一律的故事结构,收割了我们一次又一次的眼泪和注意力。电影《星球大战》如此;超级英雄电影如此;就连《哈利-波特》也同样如此。当然,体育英雄们的故事也遵循着同样的结构。

马拉多纳的职业生涯就是“单一神线年,马拉多纳出生在阿根廷首都一户拥有8个孩子的贫困家庭,从小展露出过人天赋,但因家庭背景苍白,曾遭人嘲笑和欺凌。离开阿根廷后,一路从布宜诺斯艾利斯辗转到巴塞罗那、墨西哥、那不勒斯,成为世界之王。

他的后辈,诸如C罗和梅西,也没逃不出这个大框架,只是场景和情节略有修改。

作者起名《千面英雄》,归根结底是想表达这样一个观点:万千英雄最终汇聚一体,最终只有一个“英雄”模型。而真正的英雄,从来都只有一个,那就是我们自己。

毫无疑问,球王马拉多纳是许多人的英雄,而我们认同英雄、追捧英雄,实际是为了让自己在自我实现、历经起伏的过程中不丧失希望。

曾同样效力巴塞罗那的保加利亚传奇球星斯托伊奇科夫曾大放厥词:“千禧年后,世界上就再也没有球员了。”

“只有被过度包装的球星,和无趣的运动员。”墨西哥传奇球星乌戈-桑切斯补充道。

在此之前,足球明星的生活基本和摇滚明星没什么太大差别:身后跟着一群随时愿意献身的追星族,自己的身体也会在30岁左右被掏空。

大多数球员活得随心所欲。比如活跃于上世纪50年代的匈牙利球星普斯卡什,就是个小矮胖子。1958年,当西甲豪门皇家马德里向他抛去橄榄枝时,普斯卡什郑重其事地反问皇马主席:“听着,其他都没问题,但你们确定看过我现在的体型吗?我离你们俱乐部的标准,超重了18公斤。”皇马义无反顾地签下了他普斯卡什日后成为了皇马传奇。

60年代的乔治-贝斯特酗酒成瘾、成疾,1969年的时候他一度尝试放弃过女人和酗酒,但“那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20分钟”。

70年代的克鲁伊夫是杆超级大烟枪,一天八十根也不在话下,他的名言是“用脑子踢球,而不是用肺”。

80年代的马拉多纳则是一个重度吸食可卡因的矮胖子,生活中是个不折不扣的boludo(马拉多纳最喜欢用的脏话,意为马粪球)。

即便是在90年代上半叶,世界足坛同样不乏加斯科因这样贪杯的将军肚。球迷们在场边高唱:“他很胖,他很圆,他在地上蹦蹦跳跳。”

纵然当时成为球星的诱惑是巨大的,但与之相伴的代价却极为沉重。乔治-贝斯特、马拉多纳和贝利在俱乐部的大部分时光里,身边都是些平庸的队友。效力那不勒斯期间,马拉多纳经常跑得比队友传的球快,他对此习以为常。

可真正当他们使出全力后,麻烦也随之而来。1966年,贝利跛着一条伤腿告别了当年的世界杯;1983年,马拉多纳的脚踝被号称“毕尔巴鄂屠夫”的戈耶科切亚踩断;1992年,天赋异禀的荷兰球星范-巴斯滕年仅28岁便因伤告别绿茵场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nuojincn.com/,那不勒斯队